り小_刺猬.

所有早起的小女孩
都会到田野上去
去采春天留下的
红樱桃
并且微笑

狐狸的窗户

狐狸的窗户 - 心理FM | 世界和我爱着你

       一段安静的文字,却像一场雨,静默的洗刷着我的心灵。它使我爱不释手,愿意沉浸在文字所编织的梦幻世界中。当你因过去的消逝而感到悲伤时,请不要忘了,曾经存在过就永远不会消失,即使它和我们在两个世界,而永不分离的最好方法就是怀念。

安房直子《狐狸的窗户》全文欣赏

       忘了是哪一天,是我在山上迷路的故事。我正要回自己的山中小屋去,在熟悉的山路上,我扛着枪,呆呆地走。对了,那时我完全是迷迷糊糊的,漫无边际的想着以前我最喜欢的那个女孩子。
  拐了一个弯,突然,我觉得天空特别耀眼,就像是擦亮了的蓝玻璃……这时,地面也有点淡蓝。
  “咦?”
  我悚立了,眨了两下眼睛。啊,那儿不是往常见惯了的杉树林,而是宽广的原野、一片蓝色桔梗花花田
  我屏住气息。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,怎样走错了路,才猛然来到这样的地方来了吗?首先,这座山上,曾经有过这样的花田吗?
  (马上返回去!)
  我命令自己。那景色过于美丽,使我有些害怕了。
  但是,那儿吹着很好的风,桔梗花田一望无际,就这样返回去,未免太可惜了。
  “只休息一小会儿吧。”
  我在那里坐下来,擦着汗。
  忽然,眼前一闪,有白色的东西在跑。我呼地站了起来。一排桔梗花唰唰摇动,那白色的动物,象皮球滚动一样地跑。
  确实是白狐狸,还象是小孩子。我端起枪在后面追。
  没想到,它跑得可真快,我拼命跑也追不上。“叭”给它一枪,那当然好,可我想尽量发现狐狸的窝,而且把在那儿的大狐狸杀掉。但小狐狸跑到稍高的地方,猛一下钻进花丛,消逝了身影。
  我目瞪口呆地站住身,象是看丢了白天的月亮。我被它巧妙地甩开了。
  这时候,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:
  “您来了。”
  我吃一惊,回头看去,那儿有个小小的商店,门口有块蓝色招牌,写着:“印染·桔梗店”。招牌下面,规规矩矩地站着一个腰围藏青色围裙的小店员。我马上明白了。
  “哦,是刚才那小狐狸变的。”
  一股好笑,从我心胸深处一个劲往外涌。我想:哼,我装着上当,把狐狸捉住吧。于是,我竭力陪着笑脸说:
  “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?”
  变成店员的小狐狸眯然一笑:
  “请,请。”把我领进店内。
  店里是泥土地房间,整齐地放着五把白桦木做的椅子,还有漂亮的桌子。
  “这不是很好的商店吗?”
  我坐在椅子上,摘下帽子。
  “是,托您的福。”
  狐狸恭恭敬敬地端来茶。
  “这印染店,到底是染什么的?”
  我半开玩笑地问。狐狸猛然从桌子上拿起我的帽子:
  “是,什么都能染。这样的帽子,也能染成漂亮的蓝色。”
  “不像话!”
  我慌忙拿回帽子。
  “我不想戴蓝色的帽子。”
  “是吗?那么,”狐狸不住地打量我的穿戴,说:“这围巾怎么样?还有,袜子怎么样?裤子、上衣、毛衣,都能染成漂亮的蓝色。”
  不过,我又想,大概人和狐狸都一样吧,狐狸一定也希望得到报酬,总之,想把我当成顾客来接待吧。
  我独自点了点头。连茶都给端来了,我却什么货也不定,觉得不太合适。我想,让它染染手绢怎么样,就把手插进兜里。这时,狐狸发出异常的尖声:
  “对了,对了,给你染手指头吧!”
  “手指头?”我发火了,“染手指头,受得了吗?”
  没想到,狐狸眯然一笑:
  “喏,客人,染手指头,是特别了不起的事呀!”
  说罢,把自己的双手,伸展在我的眼前。
  两只小小的摆手,只有大拇指和食指,染得蓝蓝的。狐狸把两手靠在一起,用染蓝的四根手指头,组成菱形的窗户,然后,把窗户架在我眼上,快乐地说:
  “喏,请您看一看吧!”
  “嗯嗯?”
  我发出不感兴趣的声音。
  “哎,请您只看一小会儿吧。”
  于是,我不情愿地往窗户里瞧,接着,大吃一惊。
  用手指头组成的小窗户里,能看到白色狐狸的身姿。那是一只美丽的狐狸妈妈,轻轻地竖着尾巴,一动不动地坐着。那使人感觉到,在窗户里,紧紧嵌上了一幅狐狸的画。
  “这、这究竟是。。。”
  我过于吃惊,连声音也出不来了。狐狸凄然地说:
  “这是我的妈妈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很早以前,‘嗒——’地挨了一下。”
  “‘嗒——’地?是枪?”
  “是,是枪。”
  狐狸无力地垂下双手,低下了头。它根本没注意到暴露了自己的正身,接着说:
  “尽管那样,我还是想再一次见到妈妈。我想再一次看到死去的妈妈的身影。这就叫做人情吧?”
  我一边想着事情有点可哀了,一边“嗯嗯”地点头。
  “后来,也是这样的秋天日子,风唰唰地吹着,桔梗花齐声说:‘染你的手指头吧,再组成窗户吧!’我就把好多桔梗花堆在一起,用花汁染了我的手指头。这么一来,瞧,喏。”
  狐狸伸出双手,又组成窗户。
  “我不再寂寞了,因为,从这窗户里,我什么时候都能看见妈妈。”
  我十分感动,点了好几次头。实际上,我也是独自一人。
  “我也想要这样的窗户啊!”
  我发出孩子般的声音。狐狸露出高兴的受不了的样子:
  “那么,马上给您染吧!请把手伸在那儿。”
  我把双手放在桌子上。狐狸拿来盛着花汁的盘子和笔。接着,它用笔蘸满蓝色的水,慢慢地、仔细地给我染手指头。一会儿,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变成了桔梗色。
  “哎,染好了,请赶紧组成窗户看吧!”
  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,组成了菱形的窗户,然后,战战兢兢地架在眼睛上。
  突然,我这小小的窗户里,映出一个少女的身影。穿着带花纹的连衣裙,戴着有飘带的帽子。那时我熟悉的面孔。她眼睛底下,有个黑痣。
  “呀,这不是那孩子吗?”
  我跳了起来。那是我从前特别喜欢,而现在绝不可能见面的少女。
  “喏,染手指头,是好事吧?”
  狐狸极其天真地笑了。
  “啊,真是了不起!”
  我想付点报酬,就去摸衣兜,但,一分钱也没有。我对狐狸说:
  “不巧,我一点钱也没有。不过,要是东西,我什么都可以给,帽子,上衣,毛衣,围巾,都行。”
  狐狸说:
  “那,请把枪给我吧。”
  “枪?那可有点……”
  麻烦啦,我想。可是,一想起刚刚得到的了不起的窗户,我对枪丝毫也不觉得可惜了。
  “好,给你吧!”
  我慷慨地把枪给了小狐狸。
  “承您照顾,多谢。”
  狐狸连忙一鞠躬,接过枪,然后送给我一些蘑菇,作为礼物。
  “请今天晚上做汤用把!”
  蘑菇早已装在塑料袋里。
  我向狐狸打听回家的。狐狸告诉我,这商店后面就是杉树林,在林中走三百米,就到了我的小屋。我向它道过谢,照它所说,转到商店后面。一看,那儿有熟悉的杉树林。林中漏撒着闪闪的秋日的阳光,又暖又静。
  “嗯。”
  我佩服极了。我一向以为特别熟悉的山,却居然会有这样的秘密道路,而且,还有那样美丽的花田和亲切的狐狸商店……我的心情变得十分舒畅,“呜呜”地哼着歌,一面走,一面又用手指组成窗户。
  这一回,窗户里面下着雨。细细的雾雨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  那深处,朦胧地看见了我怀恋的庭院,面对庭院,有个套廊。那下边,扔着被雨淋湿了的小孩子的长靴。
  (那是我的!)
  我猛然想了起来,接着,心儿扑通扑通地跳开了。我觉得,我的妈妈马上回来收拾长靴。她穿着罩衣,蒙着白毛巾:
  “呀,多不好,随便乱扔!”
  我甚至仿佛听见了那声音。院子里,有妈妈种的小菜园,一团青色的紫苏,也淋着雨。啊,莫不是妈妈想摘菜叶,要到院子里来吗……
  家里有一点亮。点着电灯,混着无线电的音乐,断断续续地传来两个孩子的笑声。那是我的声音,另一个,是死了的妹妹的声音……
  “呼——”我大叹一口气,放下双手,不知为什么,我特别悲哀了。孩子时期,我的家被火烧掉,那院子,现在已经没有了。
  尽管那样,我却有了极其出色的手指头。要永远珍惜这手指头,我想着,在林中道路上走。

  不料想,回到小屋,我首先干的事是什么呢?
  啊,我完全无意识地洗了自己的手,这是长期养成的习惯。
  “不好!”当我刚想起来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蓝色立即褪掉了。洗干净了的手指头,不管怎样组成菱形的窗户,里面只能看到小屋的天花板。
  那天晚上,我忘记了吃狐狸送的蘑菇,失望地垂着头。
  第二天,我想再到狐狸家去,请它给染染手指头。于是,作为谢礼,我做了好多夹肉面包,到杉树林里去了。
  但是,不论在杉树林里怎么走,仍然是杉树林。桔梗花田什么的,哪儿也没有。
  后来,有好几天,我都在山中徘徊。只要有一点似乎是狐狸的叫声,只要森林里可能有白影子闪动,我就直起耳朵,一动不动地向那个方向搜索。可是从那以后,我一次也没有遇到狐狸。
  我不时地用手指头组成窗户看。我想,没准儿会看到什么。人们常笑我:你可真有个怪习气呀!

评论

热度(2)